二十七个职称系列的改革指导意见近日全部出台——不唯“硬杠杠”,更看真本事
2021-09-23 中国教育报 记者:高毅哲、武文君

  “弟子三千,不如论文一篇。”

  曾经,人们用这句话形容高校教师评职称的境况。只专注于教学的教师,如果没有论文专著,在职称评定上就毫无优势。

  如今,这一现象在逐步扭转。南京林业大学的蒋华松等一批在讲台上大放异彩的高校教师,虽没有一篇论文,依然获评教授。“新的评定导向,为我们一线教师站稳讲台解除了后顾之忧。”蒋华松欣喜地说。

  蒋华松的欣喜,来源于5年来相关政策的整体推进。

  “5年来,按照党中央、国务院决策部署,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会同有关部门齐心协力、攻坚克难,改革重点任务全部完成,基本形成了设置合理、评价科学、管理规范、运转协调、服务全面的职称制度。”人社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  27个职称系列改革意见全部出台

  9月3日,人社部公布消息,《关于深化实验技术人才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》于近日印发,学校和科研机构的实验技术人才今后评职称将不作论文、专利数量的硬性要求。

  在职称系列改革的历程中,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——至此,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 教育部关于深化中等职业学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》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 教育部关于深化高等学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》等27个职称系列的改革指导意见全部出台,我国职称制度改革重点任务已完成。

  “这是现行职称制度实施30多年来首次进行的全面系统改革,涉及8000万专业技术人才切身利益。”人社部相关负责人介绍。

  我国有近1800万名教师,每年还有数百万高校毕业生就业,他们是职称制度改革的重要受益群体。回顾本次改革,干货满满,广大师生收到了丰厚的“政策大礼包”。

  整合中学教师和小学教师职称系列,建立统一的中小学教师职称系列;将发展态势好、从业规模大的新兴职业纳入职称评价范围,新增艺术创意设计、动漫游戏、运动防护师、快递工程等13个评审专业;加强与专业学位制度、继续教育制度等人才培养制度的有效衔接,获得专业学位或通过工程教育专业认证的高校毕业生,在参加职业资格考试或职称评审时可免试科目、直接认定,引导人才培养标准向职业标准靠拢……

  “相关改革聚焦高校教师职称评审中的难点痛点问题,靶向发力、精准施策,对进一步完善教师评价机制,激励广大高校教师永葆立德树人初心使命,全面推进新时代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具有重大现实意义。”北京体育大学党委书记、校长曹卫东说。

  不再“一把尺子量到底”

  标准是人才发展的风向标,评价一个人才,就是树立一个标杆。

  “完善评价标准,科学客观公正评价专业技术人才”,本次职称改革回应社会关切,对多年沉疴开出猛药,坚持“破四唯”和“立新标”并举,从“重数量”向“重质量”转变,着重解决评价标准简单量化、“一刀切”等问题,充分发挥人才评价的“指挥棒”作用。

  “坚持把品德放在首位,不唯学历看能力,不数年头论业绩,改变片面将论文、专利、资金数量作为人才评价标准的做法。”人社部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改革之后,人才不再“一把尺子量到底”。以高校为例,将教师分为教学科研并重型、教学为主型、科研为主型、创新创业型等多种类型,开通相应的单独分类评审、分类晋升通道,其中教学为主型对论文不作硬性要求。越来越多的“蒋华松”,开始得到职称评定的肯定。

  而在哈尔滨工业大学,岳洪浩则凭借自己的“贡献力”获得破格晋升机会,获评机电学院教授。

  从嫦娥五号月面采样到“祝融号”火星车,岳洪浩都是邓宗全院士科研团队的主要成员。他从2009年起参与嫦娥五号工程,负责月面钻取采样装置取芯封口关键技术攻关,历时11年,其研究成果得以成功应用。

  如果按旧有标准,岳洪浩短时间内少有科研成果产出,获评教授肯定无望。“为鼓励科研人员围绕关键核心技术特别是‘卡脖子’问题开展基础研究,对研发周期长、技术难度大、创新性强的重大科研项目,按个人在项目中的贡献价值进行评价,让这类科研人员在待遇和个人发展上不吃亏。”人社部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“谁用人、谁评价”

  想用的人评不上,评上的人用不了,这一职称评价难题,曾让用人单位和人才备受困扰。

  本次改革实施以来,各地将下放职称评审权作为落实“放管服”改革的重要举措,职称评审权下放的广度和深度进一步拓展,高校、医院、科研单位、产业园区、大型企业等人才智力密集、具备专业条件的单位,都可以申请实行职称自主评审。

  人社部相关负责人介绍:“改革坚持‘谁用人、谁评价’,加大力度向用人主体下放职称评审权限。目前,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已全部下放至各类高校。”

  “下放评审权,让我们在职称评审中拥有更大自主权,促进了学校教师队伍建设。”武汉市江汉大学人事处处长赵静介绍,2018年以来,江汉大学开始拥有自主评审权,为学校扩充高水平教师队伍提供了有力支撑。

  截至2020年底,江汉大学副高级以上职称教师接近700人,占比达到50%。赵静说:“近年来,江汉大学取得了长足的发展,不仅获批了博士点,人才队伍的积极性、创造性也不断激发,这些都离不开职称改革为学校创造的条件。”

  权限下放带来便利,也带来外界的担忧。对此,人社部出台《职称评审管理暂行规定》,加强职称评审源头治理,对弄虚作假和学术不端实行“零容忍”,实施领导干部插手职称评审记录报告制度,防止利用职务之便谋取非法利益。

  “本轮改革着力破除‘四唯’倾向,减少人才成长羁绊,坚持德才兼备、以德为先,更加注重业绩水平和实际贡献,德才兼备的人才得以在更加重要的岗位上发挥作用,初步形成了各类人才竞相成长、各展其能的生动局面。”人社部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  来源:http://paper.jyb.cn/zgjyb/html/2021-09/23/content_599647.htm?p=-1

官方微信
官方微信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清华科技园赛尔大厦B座10层(邮编:100816)

电话:+86-010-51077779  邮箱:office@hr.edu.cn

京ICP备12045350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

版权所有: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人才发展专业委员会

技术支持:中国教育在线学术桥